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院文化 > 法官文苑
信仰
作者:韩卫祥  发布时间:2018-12-13 09:05:10 打印 字号: | |

2016年有幸去了一趟西藏,除了山高路险,雪山急流所带来的视觉冲击,以及蓝天净土所带来的心灵洗涤。还有一件事带来的灵魂冲击,至今难以忘却。

那是去一个藏族朋友家,他的妻子是一位朴实的藏族女子,憨憨地笑着,招呼我们喝着奶茶。交谈中,才得知,原来,就在前几天,她们几个伙伴用了一周时间刚刚转山回来。看着她眼中的那份虔诚,那份知足,我们却不知所然。她们几个女人只带着睡袋和几日的干粮,便直奔那座被称为神山的高入云海的大雪山而去,没有路,就那么转着山脚走,饿了就地生火烧一锅雪山上留下的溪水,就着极简单的干粮便是一顿饭。晚上,找一个避风的山坡,钻进睡袋,天当房子地当床。就这样用了一周时间,徒步围着大雪山转了整整一圈。据说,转完山之后,这一年都会很幸福,诸事顺利。转山,是每一个藏族人心中对神的朝圣。转山,越是艰难越显对神的敬重。转山,更是能够实现一种心灵的超脱,是她们对心中的那份信仰的执着追求。

回来上班后,我时常在想,作为法官,我的信仰是什么?

回顾大学四年加上法院工作,弹指已有32年了。做过书记员,助理审判员,直到审判员,还做过执行员,也干过刑事审判、民事审判。这么多年,是什么让我在法院一干就是三十多年?

是经济收入吗?好像不是。法官的收入在公务员群体中属于偏低的,比起许多行政机关或者企业,金融都差不少,光一个年终奖就够法官们眼红不已了,更不要提那些做个小生意,开个矿、盖个房就立马跻身富人的商人了。从最初参加工作九十年代的月薪120元,到后来2000年月薪800余元,到前几年的月薪三千元,到现今的五、六千元,工资收入还从来没有高过,而且月入有五六千元也仅仅是这一两年的事。

是安逸舒适吗?好像更不是。从当年的书记员到今天的办案法官,案子越来越多,案子越来越复杂,好像一年忙到头,从来没有认认真真地享受过安逸舒适。休闲?心静?那恐怕是退休以后才能享受的待遇。刑庭的法官,案子总量少一些,可一个案子接到手里,大半年里你的心就不要想着静下来,那一摞摞的案卷材料里,哪一证据你敢轻易下定论,那可是他人的身家性命啊。民庭的法官,案子相对简单一些,可总量够大,陈芝麻烂谷子,家长里短林林总总,铺天盖地。平均两天要办完一件案子已经是最低限度了。开庭,开庭,合议,合议,今天开了5个庭,明天再开8个,下周还有50……就像那黄河之水天上来。看着那卷柜里已经塞不下,又堆在地上的卷宗,心里想的是:放我一天假吧,让我美美地睡到自然醒。

安逸舒适?对法官好像是驴唇不对马嘴。

那是什么呢?

大学四年,让我知道了世上还有法律这门学科,进入法院,更是明白了公平正义这样一种人类社会的价值追求。

回顾法官生涯这30年,一代代的法官,永远忙碌的身影,他们在追求什么?不正是那份对公平正义的执着吗?

藏族同胞转山转水转佛塔,是追求心中那份对神灵的信仰。

法官们开庭审理写判决。也是心底那份对法律的信仰,对公平正义的追求。

 

这就是信仰的力量。

责任编辑:刘志刚
联系我们